盒子
盒子

向死而生

​人一闲下来就会想的比较多。

不知不觉的就工作了一年多,告别了最后一段学生生涯,也辞掉了第一份正式的工作。

这一年多,我不记得我到底哭过多少次了,我变了很多。

我变得越来越胆小,越来越容易感性。

我变成了当初我最不想变成的样子。

好像身边的很多人也都是这样,我们都或多或少变成了当初我们最不喜欢的那种人。

前些天和朋友聊天的时候说,我现在非常不善于和人打交道,我过于自我封闭了,不想和其他人产生交集,不想别人走进我的生活,也不对别人的生活抱有兴趣。但是,我对于社会的兴趣却还依然存在,依然想去关心和评论这个社会。

朋友也跟我说,当初觉得自己的父辈某些方面为人处世的规则非常让人不屑和反感,但是现在却又觉得父辈的当初的行为是现在的自己学习的典范。

我们都是这样了,这样子这个社会和环境才能可持续的继续发展下去吧,我们最后都会变成父辈的模样,做着他们做过的以及没做完的事情,生活那些过去了一天又一天的生活。


这段时间也看了几本书,不知道是不是巧合,这些书中都提到了‘死’这个话题。

人皆终有一死。或者按照我的说法就是,人一生下来就是在死的过程中了。

向死而生,或许现在的我才算有些关于它的体悟。而其实一生下来就是在慢慢的死去,那么也就无所谓生或者死了,我们只是在生与死这其中的一个中间状态罢了。如果只考虑结果,那么所有人的结果都是一样的,最终难逃彻底死亡这个结局。

那为什么还要存在呢?或者存在着又有什么意义呢?既然无论如何所有人都是一样的结局,为什么面对困境我们要去挣扎,为什么面对机会又想要去紧紧的把握呢?要知道,无论怎么去挣扎,最终的结局都是一样的呢。

胡适说的关于人生的意义:

人生的意义不在于何以有生,而在于自己怎么生活。你若情愿把这六尺之躯葬送在白昼做梦之上,那就是你这一生的意义。你若发愤振作起来,决心去寻求生命的意义,去创造自己的生命的意义,那么你活一日便有一日的意义,做一事便添一事的意义,生命无穷,生命的意义也无穷了。

追寻意义,在我看来不过是想给自己的人生下一个定义罢了,然而,这实在是一个没有定义的中间状态,没有走到最后一步,或许你永远都不能知道自己追寻的意义到底是什么,而当你走到最后一步的时候,对于到底是什么意义,恐怕也失去追寻的兴趣了。

而同时,我觉得存在本身是没有任何意义的,但是,既然还没有死,既然又存在着,总要给自己一点事情做,毕竟,时间在一点点的流逝,而追寻所谓的意义,也只是想赋予时间,并不是想赋予我们自己的存在。

所以,生活,便成了时间加上意义的产物。我们本身反而是最无足轻重的了,大家看到的也都是意义,很少有人去仔细的研究这个人是什么样存在,大多数的时候,我们都是去看时间在这个人身上产生了什么东西,这个人做了什么事情,取得了什么成就。

所以,关于意义,我们唯一的期盼也就是明天了,对于追寻明天的意义的兴趣也要远远大于对过去的意义,我们都想寻找到这样一个东西,它能给我们答案,告诉我们为什么活着,应该怎么活着,应该怎么样去度过明天的时间。

人是为明天活着的,因为记忆中有朝阳晓露;假若过去的早晨都似地狱那么黑暗丑恶,盼明天干吗呢?是的,记忆中也有痛苦危险,可是希望会把过去的恐怖裹上一层糖衣,像看着一出悲剧似的,苦中有些甜美。无论怎么说吧,过去的一切都不可移动;实在,所以可靠;明天的渺茫全仗昨天的实在撑持着,新梦是旧事的拆洗缝补。
这是老舍的一段话。

追寻意义,在我看来是因为心中还有希望,如果一个人彻底失去了希望,对于存在彻底绝望的人,绝不会想要去追寻什么人生的意义的。

所以,你到底是对未来抱着什么样的希望呢,这受挫的希望竟能让你这么迫切的想要知道人生的意义。

所以,受挫的希望,是你追寻意义的一切原因。不管你曾有什么样的梦,如果你抛弃了它,并且觉得对于实现它的概率已经越来越小,甚至于几乎不可能,那就干脆忘了它吧。

我不是让你去绝望,而是觉得纠缠于那些自己都不抱希望的希望,甚至让他对于你自己的整个存在都产生怀疑,这本身就是毫无意义的,所以,更没有必要因此去追寻什么意义了。

那就继续寻找新的希望吧,或者“现实一点”,着眼于现在,做好你的工作,给自己以及你爱的人一个更稳定而明朗的明天,又或者,坚持你的希望,那或许就是你所要追寻的意义。

而无论怎么样选择,都是过完这一生,一步步的走向死亡。

但是

有两种事应该尽量少干,一是用自己的嘴干扰别人的人生,二是靠别人的脑子思考自己的人生。

同时

死是一件不必急于求成的事,死是必然会降临的节日。


最后,什么才是生活的意义呢?

我不知道,面对生活,面对时间,我们都是在即兴发挥罢了。

支持一下
扫一扫,支持我